首页 > 华亭文史

大黄老爷,一个逐渐生疏了的名字

发布时间:2018-12-15 10:39 责任编辑: 来源:

  大黄老爷,曾经很响亮地一个名字,这个名字的主人就是关山林缘地带数千名药农! 

  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社会的变革,这个令人羡慕的名字被逐渐淡忘了。 

  曾几何时,关山林缘地带的几十个大大小小的村子,以种植传统中药材大黄、党参、川芎为生,尤以大黄为重。山坡沟洼的田地里,硕大的大黄叶子墨绿蔽日;党参花浓香四溢,招蜂引蝶;川芎花洁白如雪,药香熏人醉。秋末冬初,村村浓烟弥漫,药香四溢,知道内情的人会说:大黄老爷熏大黄呢! 

  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我县关山林缘地带马峡的苍沟、孟台、车场沟、燕麦河、西华的阳关、新庄屲,上关的王家沟、碾子沟等村,由于高寒阴湿无霜期短,大多农作物不适宜生长,除种植洋芋、荞麦、燕麦、洋麦之外,主要以种植中药材大黄、党参和川芎为主。大黄党参川芎都属于多年生药材,适合高寒阴湿地域生长,在关山林缘地带的种植历史至少在百年以上。大黄对土壤、气候要求敏感,在海拔一千五百米下不宜生长,如此便成了山区药农的主打品牌。 

  大黄,泻热通肠,凉血解毒,逐瘀通经。用于实热便秘,积滞腹痛,泻痢不爽,湿热黄疸血热吐衄,目赤,咽肿,肠痈腹痛痈肿疔疮瘀血经闭,跌打损伤,外治水火烫伤;上消化道出血酒大黄善清上焦血分热毒。用于目赤咽肿,齿龈肿痛。熟大黄泻下力缓,泻火解毒。用于火毒疮疡大黄炭凉血化瘀止血。用于血热有瘀出血症。由于产地限制,供需矛盾突出。 

  大黄育苗一年之后,移植大田生长两年后收获。挖出来的大黄要经过简单的粗加工之后才能出售给制药厂:首先要将大黄的主干和须根分离,药农叫㓲大黄,被分离出的须根称作水根子,最细小的叫大黄毛。大黄球和水根子都要削去粗皮,球还要劈开,或一分为二或一分为四。削了皮的大黄和水根子被送到药棚上熏烤,直至油出药干,敲击有声才算完成了粗加工。熏烤大黄需要有经验的把式才行,否则就会把大黄熏,其药用价值就会大打折扣。而熏烤大黄的经验全凭多年的摸索,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大集体时代,大黄种植面积相对较小,价格稳定,每市斤在一元左右,水根子每市斤一角五分。尽管如此,山区药农年终决算的一个劳动日值都在八九角钱甚至一元,而这个数字是川区农民劳动日值五六倍或者还多,这也是大黄老爷令人羡慕的原因之所在。 

  实行大包干之后,关山林缘地带大黄的种植面积猛增,由于销售渠道狭窄,受计划经济制约,大黄价格低迷,付出和收入的差别太大,影响了药农的积极性。大黄从育苗到收获至少三年时间,栽植和采挖、加工,都是很费人的力气活,而当时的大黄价格每市斤一直处于两元到三元之间,出了恁力却没有理想的收入,这样,大黄面积逐年减少。之后随着林缘地带药农整村搬迁,多数山村已经人去屋空,土地荒芜。大黄老爷走了,自然就没有大黄了。 

  华亭大黄色泽金黄,质量上乘,一直饱受药商青睐,有关部门也向国家工商局注册了华亭大黄地理商标,遗憾的是,曾经的品牌产品已经近乎消亡。药材是我县的支柱产业,而华亭大黄已经注册,应该把我县这一传统中药材做大做强才是。 

    

  刘杰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