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亭文史

赵时春移居华亭砚峡考究

发布时间:2020-10-27 08:27 责任编辑: 来源:

   

   公元1564年,明嘉靖四十三年冬至那一天,时年56岁的赵时春全家从平凉故居移居到今甘肃省华亭砚峡两亭沟,直到公元1567年(明隆庆元年)农历1227日病逝。赵时春人生的最后四年,都是在华亭砚峡两亭沟度过的。他在华亭期间(包括未移居华亭之前)为美丽的华亭留下了很多诗文,以至于时至今日,有人还以为赵时春是华亭人,甚至误以为赵时春的祖坟都在华亭。赵时春至今离世不到500时间,充足的证据表明,赵时春只是晚年全家移居华亭,华亭并非他的出生籍贯所在地,更不可能有赵时春祖坟在华亭一说。本文根据现存资料,简单勾画一下赵时春移居华亭的原因 

   56岁的赵时春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冬至日,因避家族矛盾,迁居今华亭县砚峡乡两亭沟居住。关于赵时春为什么迁居华亭,甘肃历史学者李春茂先生认为与三个因素有关:一是赵时春事亲既终丧,母亲许氏于嘉靖四十年(1561)去世,至今已有三年多时间,符合丁忧三年的孝道标准,可以离开平凉了。二是自己年事已高,身体每况愈下,再次起用、报效国家的机会渺茫,何况自己也是力不从心,他更想离开平凉城市的喧嚣、追求闲适的隐居生活和心灵宁静。三是为了逃避家族矛盾纠纷。 

  笔者认为,主要原因就是一个:他与家族的矛盾。赵时春的女婿周鉴在《明御史中丞浚谷赵公行实》中说:甲子冬,宗室构祸,公弃产辟地华亭砚峡山,山风峭厉,免胄风间作。(免胄风间作,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脱帽子。这是周鉴一句形象描写的话,意思就是山风大,赵时春身体不好,整天戴着帽子)。 

  赵时春在其《洗心亭诗余》画眉序词中也有这样的词句:朋好苦相留,可是无情忘故丘。念吾庐破碎,有国难投。为皇家力战三关,与宗室何心一斗。清风送我南山老,还从渭水垂钓。 

  可以想见,一个56岁的老人,身体状况又不好,尤其是在凌烈寒风的冬至之日,急刻把家迁居到砚峡山沟里,如果不是与别人有巨大的矛盾,谁会在寒冬腊月搬家呢。 

  这个宗室是谁呢?我认为就是他的嫡亲大哥赵时元看过拙作《赵时春传》的人都知道,赵时春的父亲赵玉、爷爷赵福都是小小的九品公务员,都在政府部门工作,可以说是入世的。赵时春的大爷赵祥几乎不问世事,大伯赵安常最后出家了,也即赵家往上翻三代,都是排行老二一家的兴旺,排行老大一家的就人丁稀少。再往上的宗室不可能有能力把赵时春从平凉赶到华亭去。唯一可以与赵时春相抗衡、且赵时春又不敢反抗的人就是他的大哥赵时元——赵时春从孝悌上来说,他为弟弟,无法与大哥相争。更主要的是,赵时元是嫡长子,赵时春是次子。据康海撰写的《明故沾化县儒学教谕赵公墓志铭》记载,赵玉先娶史氏为妻,生长子赵时元;后娶范氏,未生子而死;继娶许氏为妻,生次子赵时春及一个女儿;另有一妾,生三子赵时泰及一个女儿。中华民族有一个自西周以来就流传下来的嫡长子继承制。所谓嫡长子,指的是大老婆所生儿子中的长子。妻子生的其他儿子叫次子,小妾生的叫庶子,次子和庶子统称余子。赵时春的母亲许氏是赵玉的第二位(除已去世的范氏)妻子,他与赵时元是兄弟,赵时元是嫡长子,赵时春是次子,无论从长幼上说,还是从嫡长子传统上说,即使赵时春是会员、是正四品官员,但次子的角色是永远不变的。从伦理上讲,赵时春必须听从赵时元的。这是不是我的臆想呢,请看徐阶为赵时春母亲许氏撰写的《封太孺人赵母许氏墓志铭》中说到:而时元年十八,太孺人为娶段氏,夫妇皆好逸,每有烦言,太孺人若不闻。我们可以从这一段话中寻找到证据,徐阶是根据赵时春的请求为赵时春母亲撰写墓志铭的,时间应该是许氏去世后、赵时春在世时(即1561—1567年这一个时间段内),赵时元的不肖被写在赵时春母亲的墓志铭中,可以说是赵时春公开叫板他大哥的好逸恶劳。如果他不把赵时元的好逸告诉徐阶,徐阶自然是不会这样写的。或者我们更进一步地猜想墓志铭中的相关文字都是赵时春撰写的,徐阶只是润色签字而已。墓志铭入土的时候,赵时春还与赵时元没有反目,或者说还没有被赵时元逼得离开平凉城。但赵时元的好逸恶习不会就此止步,反而会因父母的离世变本加厉。 

  当然,兄弟反目,不可能三言两语说得清楚,更何况有些事情本身就说不清楚是非。比如当代文坛周氏俩兄弟。至于赵时春为何说是宗室而不直说是兄长,这只是他的一种文字上的表述方式。只能说赵时春从心里憎恶赵时元,文字表述为宗室而不称其为兄长,是想把兄弟俩的关系往远里扯。再往上数到赵家第四代,赵家的人丁更加稀少,谁有能力让赵时春在寒冬腊月搬家呢且不说赵时春在平凉那精美的宅院,还有精心修建的北休园别墅,就这样扔下了那只能是更加亲近人的才能逼走名震西北的留职听调四品官员,而不是什么宗室。 

  是不是我的臆想过于武断呢?还有没有来自别的方面的压力,比如官方,比如韩王。我认为没有,就在赵时春移居砚峡两亭沟的第二年,也即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赵时春遵照韩王敕令,在居住地削治山崖,修建了一座山楼,取名仰辰楼,他撰写《奉所拜敕命削崖治仰辰楼》这首诗的心情是舒畅的。 

  《奉所拜敕命削崖治仰辰楼》 

  曾添台端奉简书,早承恩泽拥符鱼。 

  负岩庋(置放;收藏)阁共王命,濡露承风展拜裾。 

  已负矢谟尧舜上,终然得似颖箕居。 

  整冠北面空稽拜,俨若六龙拱帝车。 

  平凉的官员有为难赵时春的吗?应该没有,也是在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陕西行太仆寺卿成井居专程从平凉到华亭来看望赵时春,二人互有酬答诗。要知道寺卿是从三品,赵时春是四品,一位从三品的现任官员看望回籍听调的四品官,那只能说明赵时春有面子。 

  赵时春移居华亭砚峡去世后,王崇庆撰写的《浚谷赵公墓表》中这样表述乃公(赵时春)即岁长至山居,寅起趋县,行庆祝礼,凌寒致触夙疾,旬日不起,十二月二十七日卒于华亭县砚峡之别馆。赵时春的墓表是经过赵时春的儿子赵守岩、赵守愚以及女胥周鉴审阅后定稿的,说明赵时春的家人也只是把华亭砚峡两亭沟的居住地称之为别馆,而不是赵宅。 

  砚峡乡位于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城北部,东接石堡子开发区,南临东华镇,西连策底镇,北靠崆峒区麻川乡,距华亭县城7.5公里。 

  石巨福米国珍位先生发表于《平凉日报》2014818日《寻访赵时春居住华亭遗址》中是这样描写砚峡乡两亭沟的:《朝那庙碑记》载有赵时春定居华亭的情形:‘乃以甲子冬至,定居两亭沟之东二里许,与祠相望。’” 

  据笔者考证:两亭沟在华亭县城北十里朝那山,其东段有一亭形小山,隔河相望也有一亭形小山,故称朝那山北的山沟为两亭沟’” 

  “‘指的是朝那山上的朝那庙。 ” 

  “‘东二里许恰好是翠峰山南麓砚峡乡砚峡村西庄社。”  

  嘉靖二十五(1546年)年夏天,赵时春就游览过两亭沟,并且作有《两亭沟》一诗: 

  南亭望北亭,相对两峰青。 

  山色遥依陇,水流曲到泾。 

  塞烽深地暗,残照人云螟。 

  最是晨光好,四围列翠屏。 

  两亭沟面临汭河水,背靠朝那山,周围青山环抱,一派农村田园风光。赵时春在移居两亭沟后的第一个冬至日,是这样描写两亭沟的: 

  《甲子冬至》 

  移家砚峡千层岭,洒泪丘园三百年。 

  薪水宜人才数步,风尘无恙远三边。 

  双流有味沾唇美,一室相随枕石眠。 

  五鼓具冠陪县吏,梦中身已拜京燕。 

  这首诗透露出的信息量很大,泪洒丘园三百年,是说赵家在平凉居住了300多年。康海在《明沾化县儒学教谕赵公墓志铭》中写到:盖自元之盛日,赵氏在南属近者徙西北,时(赵)公用尚幼而孤,至其寡姑与俱徙平凉,遂占籍为平凉人。从元朝中期赵氏即家于平凉,至此时已经超过三百年。这是赵时春对平凉老宅的耿耿于怀,只是诗人无法详细叙说心中的不平而已。当然还有五鼓具冠陪县吏,梦中身已拜京燕的不甘心。天不亮就穿戴整齐陪县上的小领导参加县衙的公务活动。关于这一点,无论是他在平凉,还是在华亭,政府的公务活动,他都得参加,因为他是奉旨听调,也即公职还在,还领着政府那份奉禄,所以五鼓具冠陪县吏,是必须要做的事,可是赵时春的心思却是在北京城侍陪皇上呢。 

  他在这一年冬至时期还作有冬至词的: 

  《冬至作》 

  休言冰雪不除扫,来岁丰登系此朝。目今二白已成交,想积德,百年兴礼乐,保的长守安康无烦恼。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移居华亭砚峡过第一个春节,也即明嘉靖四十四(1565)年正月初一,赵时春在砚峡两亭沟祭祀祖先他为什么不回平凉去祭祀呢,赵时春心里不痛快啊。 

  《元日砚峡祀先》诗 

  山中徙祀当新岁,石上铺筵依旧堂。 

  海色云霞明日月,风声天地助笙簧。 

  衣冠再拜偕村老,县署三呼似上阳 

  无意任缘皆得意,随乡那复恸他乡。 

  (上阳,宫名。唐高宗时建。故址在今河南洛阳县。王健《行宫词》:上阳宫到蓬莱殿,行宫严严遥相见。《唐书地理志》:东都上阳宫,在禁苑之东,高宗常居以听政。这意思是说县署领导拿得太大。) 

  在这首诗中,赵时春仍然念念不忘的是家乡——平凉城。注意诗中的两个字:徙:迁移;祀,祭祀。徙祀就是把祭祀仪式从平凉迁移到砚峡来做。恸:极度悲伤;大哭。只能随遇而安的他,即使是大哭,也只能是在他乡。为什么我要在这里特别提示这件事呢,是因为在现代人印行赵时春诗文集中,这首诗中的印成了,以至于有些人理解为赵时春的祖坟就在华亭。我上面引用石巨福米国珍《寻访赵时春居住华亭遗址》一文中,就误以为赵时春的祖茔在华亭。就是据此诗作出判断的。还有些人从赵时春的《朝那庙碑》中时春生于朝那数千载之后这句话,就以为赵时春是华亭人。这样简单明显的错误每每出现在纸质媒介和网络文字中,实在是不应该的。现代人印行古代人诗文,断句、校对不准确,以讹传讹。写文章的人引用现代人翻印的古人诗文时,最好找到原版校一下。不要轻易地以一句话、一首诗的误读误断就做出让人迷惑的结论。 

  (作者于202078日改定   

  作者:荆爱民笔名陈晔网名花落春在,男,汉族,甘肃省泾川县人,生于1963年,大学本科,中国工商银行平凉市分行工作,现任甘肃省作协会员、平凉市作协副主席。出版《西王母传奇》《陇上奇人戴笠人》《妹妹在深山》《雪花红》《寂莫桃花处处开》《一潭冬水》《每只羊都有一块草地》《赵时春传〉(与人合著)《姚学礼经典诗欣析》等作品集14部,散文《麦黄时节》入选20061期《读者》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