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亭文史

陇山重要古道综述

发布时间:2021-10-20 16:34 责任编辑: 来源:

  

陇山重要古道综述 

作者  祝世林 

 

  西北的山脉多是东西走向,唯独陇山是南北走向。南起秦岭,北抵大河、绵亘千里。一般海拔在2400米左右,六盘最高峰海拔2945米。丛岭重叠、山高谷深。在历史上曾起过屏障关中,拱卫古都长安的重要作用,但另一方面也严重阻碍了东西交通。研究平凉历史往往被现在畅通的西兰公路造成错觉,忽略了古代陇山通道与现在不同的具体情况,以致对发生在这带的历史事件引起一些误解。为此本文将几条重要陇山古道加以阐述与粗略考证。本文叙述顺序是自南而北,其中六盘道因开通较晚,移至最后续记。 

   

   

   

  一、陇关道 

  渭水河谷不易通行,古代必须从北边翻越陇山。本文所说的陇关道泛指今日陕甘交界,陇山南段的几个隘口、包括大震关,成宜关,即从今日陕西省的西安出发,经兴平、凤翔、千阳至陇县,由固关或咸宜关翻越陇山,到达甘肃省的张家川向西去的道路。这是古代从京师长安、也是从中原通向陇右以及西域,最直捷的道路,是自汉唐以来著名的丝绸之路南线经过陇山的隘口。 

   

  商代以前无可考,西周末期,秦兴起于陇山之西,向东发展,秦文公曾居于开,以后迁至雍,说明这一古道已发挥作用。春秋战国时秦与陇山以西的诸戎战争频繁,陇关古道已成为沟通陇山东西的重要通途。何时设关未见记载,《通典》卷173陇州条记:“陇山一名陇坻,汉旧关。”相传汉武帝过陇关遇雷震,故改名大震关。西汉时于陇关道的西端置陇县(在今张家川境),为凉州刺史驻地。《汉书.王莽传》记王莽时设四关将军(四关为:武关、壶口关、雨谷关、陇关),陇关为四关之一。东汉初刘秀与隗嚣之争,嚣使王元拒陇坻,吴汉等众将环而攻之不能下。唐代大震关为六上关之一,或名此道为凤翔陇州道,是丝绸之路上接京都长安的国际道路,沿途馆驿逆旅相望、车马往来,相当繁荣。岑参诗:“一驿过一驿,驿骑如星流,平明发咸阳,暮至陇山头。”大震关曾多次易名,曾名陇关,大宁关、安戎关、故关、今名固关。原在陇山顶上,唐大中时陇州防御使薛逵迁至陇山东麓,《太平寰宇记》载:“大震关在陇州西六十一里”,基本正确。乾隆三十一年吴炳修《陇州续志》记:“明正统中因关山路阻,始改从咸宜凿山开道,经通秦州,固关遂废为镇。是咸宜关自明改建,承汉陇关也。”《嘉庆大清统志》卷236, 凤翔府关隘下条,也记:“明正统中,因关山路阻,改建咸宜关,移巡检局于此,而废固关为镇。”咸宜关所控制的道路在大震关故道的南边,现在公路所经是咸宜关,不是固关。 

   

    这条古道的缺点是必须翻越著名的陇坂,《三秦记》云:“其坂九曲,不知高几许,欲上者七日乃越,高处可容百余家,清水四注....”.郭仲产之《秦州记》云:“陇山东西八十里,登山顶东望秦川四五百里,极目泯然,山东人行役至此而顾瞻者,莫不悲思。”这些说法虽有些夸大,难走是事实。西高东低,沿途多险,对历史上陇右地区性的割据政权特别有利,遇有变乱,陇关道常被卡断,历史上常见“断陇道”、“塞陇道”的记载。塞是一很形象化的用辞,一塞就不通了。很不利于自东而西、由下而上的仰攻, 如上述东汉与隗器之争,嚣使王元以部分兵力守陇坻,汉以岑彭、吴汉,耿亦、盖延、祭遵等全力攻之,多次败期,卒不能下。北魏孝昌元年崔延伯大败关陇起义军莫折天生于黑水,追奔至小陇山,魏军纪律不整,稽留抢掠,天生从容塞陇山诸路口,魏军遂不得进。历史上遇到如情,就不得不绕道,改用北边的道路。 

 

  二、番须口古道 

  番须的具体地址尚未查清,还存在一些争议,就现在地形结合文献记载发生在这一带的军事行动,考证认为大体上是今安庄公路(省道304)所经之地。此路跨华亭庄浪两县之间,由华亭县城西行,经马峡口、越关山梁分水岭,至庄浪县的石桥,西南行,过南玉梁,至张绵驿,到达古略阳(今秦安县陇城附近)。 

  
  
 

 

    番须之名始见于东汉初,疑是靠近陇山的积水之地,或是古弦蒲薮的西部水域之名。《后汉书·光武帝纪》记:建武二年赤眉军因长安饥,入安定北地就食,逢大雪,误入番须中,人马多冻死。《水经注》卷19, 渭水记:建武八年汉伐隗嚣,众将攻大震关不得入,“中郎将来歙与祭遵所部王忠、右辅将军朱宠,率士卒三千人,皆执卤刀斧、自安民县(今华亭境)之阳城,从番须回中伐木开道,袭取略阳,隗器大惊,以为汉兵从天而降。”这是番须形成陇山通道的开始。再后,刘秀与隗器第二次合战,隗器使王元拒陇坻、行巡守番须口,王蒙塞鸡头道,牛邯守瓦亭。番须就成为越过陇山的重要隘口了。以后逐渐开发,但缺少具体史料。三国时著名的街亭之战,街亭的具体地址虽存在很多争议,其大体方位应在今秦安庄浪二县之间的略阳川内,魏将张邰的行军路线,按地形论应该是从番须口翻越陇山的,因为安定郡已应诸葛亮,他不可能绕道高平,如从陇关道入,就会从恭门南下秦州,只有走番须口道魏蜀二军才能相遇于略阳川。十六国时,后秦主姚长常坐镇阴密指挥陇山东西的战争,也与番须口道有关,如东晋义熙六年赫连勃勃进攻秦将姚寿都于清水城,姚兴自阴密救之,追至寿渠川不及而还。寿渠川即今庄浪河,其行军路线也应是经过番须口道 

                

     

   

    此道于六盘道畅通之后就不太使用了,成为山区居民行走的小路,解放时已是满山榛莽,几乎无路可通。于1974年建成华庄公路,后延长为安由公路(安口-庄浪),这道公路基本上沿用古道,只是改为直通庄浪县城(原水洛镇),由石桥至张棉驿成为支线,这条公路制越院山的分术岭低于大盘,如能平整加货、无大途设置过驿站。在道好走,张棉驿不知设置于何代,仅存驿名,证明此古道曾沿途设置过驿站。 

   

    这里顺便介绍近年来新发现的另一古道:在古番须口道与新建的安庄公路分歧的石桥,即陇山西麓,有自西北向东南延伸相连的多处古寺,如竹林寺、云崖寺、红寺、西寺等,原说有八个大寺,近来又有发现,说是十个,直通关山丛林深处,并已证明是古道遗址。这一古道很可能是沿开河上源通向陇州,翻越分水岭后,在今华亭县境,汧水上游的麻庵河谷有古栈道,桥梁的遗址。可惜其中间一段未经考察。已发现的古寺,风景绮丽,建筑宏伟,有石窟石刻,考古工作者认为是北魏北周遗物,证明是很有研究价值的古道。                

  三、鸡头道 

    鸡头道是见于文献记载最古老的道路之一,《史记·五帝纪》记黄帝: ......披山通道、未尝宁居,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崆峒,登鸡头山....现代学者认为黄帝生活的年代相当于龙山文化晚期,对照地区境内已发现密集而县分布广泛的古文化遗址,黄帝西至崆峒是可能的。再后,《史记·秦始皇本纪》记:始皇二十七年“巡幸陇西、北地,出鸡头,过回中焉”。始皇于二十六年统一六国,这是第一次出巡,那时蒙恬尚未北逐匈奴,秦与匈奴的分界仍然是战国秦长城,在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彭阳县的茹河北岸。始皇这次出巡是巡视北境,据后人考证,其路线是:从咸阳至云阳的林光宫(即汉代的甘泉宫,在今淳化县境),然后到北地,治泾河川西行,出鸡头道,到陇西。巡视陇西后,由陇关道归来,经过在雍县的回中宫,回到咸阳。秦代已经是文献详备,这是关于鸡头道的可靠史料。再后,西汉武帝元鼎四年冬十月, 武帝行幸雍,祀五時、遂逾陇、登崆峒、西临祖历河而还。 

  这是一个古老而又使用时间很长的通道。但是,自从六盘道畅通,它受到严重影响,明清两代就不再使用了,由于长期废弃,具体路线已被遗忘,以致存在一些争议。有关人员曾作过数次考查,结果略述如下:    

   

  崆峒山是总名,实际崆峒与鸡头是两个山头,鸡头在崆峒山西,以形似得名。崆峒前峡古名经谷,发源于泾源县的泾河自泾谷流出,鸡头道就是沿泾河之源而向西行进的。鸡头道进入崆峒前峡之后,因两岸都是窄狭的石质峡谷,即由峡谷的北岸上鸡头山,鸡头山顶是与一般黄土高原相同的小型原面,成为平坦的道路,这大概就是鸡头道命名的由来,至泾源县的沙南下源,进入泾河上源的谷地。 

  古道进入泾源县的泾河谷地,只是越过崆峒山形成的第一道险阻,尚未越过陇山。越陇山必须再翻过安化峡,《新唐书·吐蕃传》记:“李晟尝感大木塞安化峡隘处,虏过悉焚之。”又记:“贞元三年吐蕃入关山宝鸡,掠开阳华亭万人,置于安化峡,令东向辞国,众痛哭,投崖谷死者数千。”今泾源县境内翻越陇山的隘口有三:北面为香水河,今名西峡:再南有红山口;最南边为凉殿峡。这三个隘口哪一个是古安化峡?宋泾原路体量安抚使王尧臣《言五事疏》论仪州形势有一段记载(见《续资治通鉴长编》卷139):“其四、仪州(宋代华亭为仪州)地控山险,制胜关(今泾源县城)西五里有流江口,东二十里至白岩河南有细巷口,又有安化峡,一带上隔陇山,并通水洛城,即唐吐蕃出入之路。”可知今之香水河宋名流江口,今之凉殿峡就是古安化峡。 

  安化峡是泾水最远的源头,是关山与六盘山分界的峡谷。在这古道西端有北周时的石窟,证明在南北朝时畅通使用,宋代于此道西端置通边寨,顾名思义当是由此通向边境之意:金代为了加强这一古道的防守, 升通边寨为通边县。古道中段今庄浪县与泾源县的交界处有元代的避暑行宫清暑楼遗址,成吉思汗、宪宗蒙哥、世祖忽必烈,都曾在此避暑。元代置有从平凉通向庄浪路的驿道,有崆峒驿,席家堡驿(在庄浪故县城北),说明在元代前期还是很重要的通道。 

  鸡头道虽是长期使用的古道,但沿途多石质峡谷,不易开凿,而且河谷迂回弯曲,始终是坎坷难行的险道,再加离六盘道很近,所以六盘道畅通之后,很快就被代替。安化峡一段现在已成为关山林区,长满了参天大树。 

  四、木峡关道 

    此道是两汉、魏、晋、南北朝以及隋唐,由关中通向陇右,仅次于陇关道的重要陇山通道。东接自长安来的驿道,从古高平(今固原)城起西南行,经木峡关陇山隘口,至西瓦亭,然后沿瓦亭川(今葫芦河)南下秦州。这一古道通过陇山时紧靠战国秦长城;在长城内侧,最迟在战国时已经形成。 

  木峡之名后出,始见于北魏永熙三年(534)宇文泰讨侯莫陈悦“引兵上陇,兵出木峡关,天雨雪,平地二尺。”(见《周书.太祖本纪》)在唐代木峡关为中关,置有关官。唐与吐番之争,为著名的原州七关之一。《元和郡县志》原州条记:“木峡关在县(指平高县)西南四十里,颓沙山上。”因经多次强烈地震,地壳变动大,关的遗址已不存在,据后人考证,在今海子峡附近。 

  此道或可名为瓦亭道。瓦亭有两个,一在陇山之东,一在陇山之西。《水经注》卷三、渭水记:“渭水又东,与新阳崖水合,即陇水也。东北出陇山,其水西流,左经瓦亭南。隗器闻略阳陷,使牛邯守瓦亭,即此亭也。一水亦出陇山、东南流,历瓦亭北,又西南合一水,谓之瓦亭川。”《水经注》上说的陇水和新阳崖水指现在的荫声河,他把今马莲川作为正部,马莲河西流,与北来的乌龙河汇,转而南下的地方就是古瓦亭,在今西吉县的将台坐附近,尚有遗址可寻,可以控制西来的木峡关道,和北来的武延川路(此系宋代名),是陇山西边的重要军事据点,所以隗嚣使牛邯屯瓦亭以备光武,有志书或注释以为牛邯屯军处为东瓦亭,大误。唐贞观二十年唐太宗如灵州、逾陇山关,至瓦亭阅马政(见新.旧《唐书,太宗纪》),也说明逾陇山才到瓦亭。 

  木峡关至瓦亭是陇山古道中最平夷好走的道路。古代战争从关中向陇右进军,为了避免陇关难攻,多取此道。如前引东汉初光武与隗器之争,攻陇关不能克,即取北道,嚣将高竣守高平第一, 直到高竣降,陇右之道始通,封高竣为“通路将军”。十六国时苻登起于南安,不入大震关,而取道瓦亭。东晋隆安四年北魏常山王遵袭没奕千于高平,干弃其众,率数千骑奔秦州,魏师追至瓦亭,不及而还。 

  五、综论鸡头道与木峡关道的走向    

    道路是为政治军事经济服务的,与当时的政治形势密切相关。上述陇关道、鸡头道、木峡关道,其终点在秦汉时是陇西,稍后是秦州,而不是现在的省会兰州。考查战国时的秦长城便可知道其中的消息:通过平凉地区的战国秦长城现在有二说,一说:从通渭县的张家湾进入静宁县境,经田堡、四河、红寺、高界、最后从原安乡的李堡附近进入西吉县境。另一说则更靠东一些,彭曦著的《战国秦长城考察与研究》一书认为长城并未从田堡北上红寺,而是从细巷东来,自鲍家嘴越高界河, 然后沿葫芦东岸北去,过今静宁县城北,至西吉将台堡(即古瓦亭),沿木峡关道越过陇山,至高平。两说虽稍异,都可以说明今静宁县的西北部已在长城以外。长城以外的地城,以前是异族领地,再后为广漠的荒原。所以木峡关道要沿瓦亭川南下,而不西去。鸡头道要循泾水南源,入安化峡,西南去,这样可以到达秦州与陇西,虽然流江口路较平坦,决不可能由今之香水河去今之隆德,因为那时尚无隆德,就只能碰上无路可走的长城了。  

  六、石门口(关)道 

    这是著名的丝绸之路国际通道北线翻越陇山的隘口。石门之名始见于《水经注》卷二、河水二: “峡即陇山之北陲也,谓之石门口;水日石门水,在县(指高平县)西北八十余里,石门之水又东北注高平川。”唐代名石门关,为原州七关之一。今名寺口子,附近有著名的须弥山北魏石刻。西汉武时元狩二年霍去病公孙敖出北地西击匈奴,那时尚未分出安定郡,石门属北地,疑即由此道西去。东汉初光武征隗器,河西窦融率五郡太守及羌胡小月支等步骑数万,辎重五千余辆,由此道来,与光武会于高平。唐元和三年沙陀朱邪执谊自甘州谋归唐,率三万余落,循乌德犍山而东,吐蕃追击之,自洮河转战至石门,仅余众二千,骑七百。 

    丝绸之路的东段,一般认为有三条,经过石门者为北线,或称陇山北麓道。199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国际学术考察队,考察后认为北线早于其它二线,而且最近。(见《西北大学学报》1991年第二期)据《居延汉简》北驿道里程简记载,此道从长安出发,经茂陵、好時、月氏、乌氏,泾阳到高平,由高平至武威,进入河西走廓。据考证此简出于西汉昭宣之世,可知在西汉中叶已成为通向西域的驿路大道。可惜高平后的一简已失,从高平西去的第一驿应是石门口。 

    这里附带讨论唐代的陇山关。《括地志》原州平凉县条下记:“萧关,今陇山关。”很可能错了。因为萧关是北防匈奴的关塞、“通回中道北出萧关,”是面向新秦中、扼守今宁夏一带的匈奴来路,不可能设置在陇山上。按:唐代京畿道有六个上关,即京兆府的兰田关,华州的潼关,同州的蒲津关,岐州的散关,陇州的大震关,原州的陇山关。设五个中关:京兆的子午关、骆谷关、库谷关、同州的龙门关,原州的木峡关。《旧唐书.职官志三)记:上关令一人、巫二人、录事一人,津吏八人。掌管的业务是:禁末游、伺奸愿、凡行人车马出入往来必据过所(即通行证)以勘之,后来又掌管征收关税、稽查缉私。据这些记载,似乎与军事设防性质的关是两个系统,所以后来的原州七关内不见陇山关。又据(唐六典.六》记:京城四面关,有驿道者为上关,无驿道者为中关。木峡关虽是重要隘口,没有驿道,所以为中关;相反,陇山关一定有驿道, 应该是控制西去凉州,或从凉州东来的商旅行人,稽查征税的关卡,而具备如此条件的只有石门关,所以我怀疑陇山关即石门关;如分为两个系统,也可能在石门关附近。 

  此道在元代六盘道畅通之后,丝绸之路多走中线,由平凉越六盘山,直达兰州,此线遂日渐冷落。及至明代,甘凉大道沿线须大批军粮,年需军粮127800石(按每石15斤计算,约1917万斤),因兰州以东驿道岭大坡陡,还要翻越六盘山,宣德七年(1432)改走边防驿道,经固原、海原、乾盐池,在迭烈孙堡过黄河再运至河西走廊各州、卫。这条路线平坦好走,且比六盘道近500里,当时名迭烈孙道。实际上就是出石门口,古丝绸之路重复使用。清代再未见到关于此道的记载。 

  七、六盘道 

    即现在西兰公路(西安一兰州) 翻越六盘山的道路,是陇山古道中建路最晚的一条。六盘山,《山海经》称为高山,十六国时名牵条山或牵屯山。是陇山山脉的主峰。“六盘”之名始见于唐代原州七关之一的六盘关。《隆德县志》记:“六盘山腰有陶制军建坊一座,日六盘山寨,距城二十余里。”又记:“六盘山寨在六盘山上,与固原分界,有坊题曰“能干锁钥",燕山潘仁皋知隆德县时题联云峰高太华三千丈、险据雄关百工重。自地震化为乌有。”现在六盘山寨已无遗址、据当地群众说,遗址在今公路北边。 

    宋代祥符中于六盘山外置陇干城,庆历中又于陇干城置德顺军,《武经总要》记德顺军:“距六盘寨二十里、至瓦亭四十里、又七十里至渭州(今平凉城)。”显然此城的设置按山川形势应与六盘寨有关。但是前引的泾原路体量安抚使王尧臣的《言五事疏》内云:“陇干、羊牧隆城、静边、得胜四寨在六盘山距贼界路甚平,去内地则有山川之阻,万一为贼先据其要,以兵扼镇戎军三川南谷(即石门口道),摧沙木峡(即木峡关道),则镇戎军、渭州难于出兵应援。”可知时至宋代,镇戎与渭州辖境内陇山通道还只有以上两个隘口可以通行大量军队,六盘关寨通向内地的道路只能是人行小道。又如庆历初发生的任福好水川之败,好水川就在陇干城附近,渭州却不能出兵应援,也说明六盘山不能通行大量军队。 

  六盘道开辟于金代,此说始见于慕寿祺著《甘宁青史略》,其根据是《金史.张中彦传》。张中彦是镇戎军张易堡人, 初仕朱为泾原路副将知德顺军, 其兄张仲孚权泾原路经略安抚使知镇戎军。五路军富平败后,金宗辅至泾州,二张皆以城降。降后张中彦曾两次任泾原路马步军都总管知渭州,《金史.张中彦传》记:“正隆时,金于汴京营造新宫,中彦采运关中材木,青峰山巨木最多,而高深阻绝,唐宋以来不能致。中彦使构崖架壑,起长桥十数里,以车运木若行平地,开六盘山水洛之路,遂通汴梁。”初开之路名络盘道,是通向水洛的,今之六盘山道是在络盘道的基础上,多次改建而成的。 

  金代正隆为海陵王的年号,只有六年,正隆六年张中彦被任命为西蜀道都统制,率兵向宋进攻,六盘道的创建当在正隆元年至五年之间,即公元1156-1160。绍兴三十二年,宋吴璞围攻德顺,金以平凉之师来授,姚仲据六盘、吴挺与金人大战于瓦亭,擒其将耶律九斤等五百三十七人,似乎就是转战在这条道路上。但是,张中彦创建六盘道的时间在金占领陕甘的初期,如前所述,金代于安化峡西口置通边县;元代蒙古时期于六盘山建避暑行宫,又于崆峒置驿,可知终金之世,以至元初都十分重视安化峡,即鸡头道,这说明六盘道虽已创建,并未畅通。元代于六盘山西建庄浪路,作为进攻川陕的前进基地,世祖时又于六盘山北置开成路,为统治川陕的安西王王府驻地,于六盘设屯田总管府等重要军政机构,必然对六盘道作过大量的整修。世祖至元二十三年(1286)曾下令废除秦州至临洮-线,所有驿马移平凉等站安置。如此加强这一驿道,可以证明至世祖末年六盘道已经畅通。南线的天水巩昌段是交通要道,驿站既废,曾造成很多困难,至元三十年地方官府上书通政院,请求恢复驿道建制,仍未被批准,证明南驿道已退居次要地位,被六盘道代替了。 

  明代清代是六盘道发挥重要作用的时期,清代末年左宗棠西征新疆,对这一通道作过大量整修,并于大道两旁种植杨柳,所谓“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出玉关。”抗日战争时从苏联运进大量的授华物资,成为名符其实的国际通道。解放后天兰铁路修通,改变了陕甘交通的历史状况,六盘道显得不如以前重要了,但仍然是重要公路,负担繁忙的运输任务。近来正开凿六盘山隧道,使六盘道进入现代化的新时期。 

  ---原作者:祝世林,山东省郓城县人,1922年生,五十年代曾任平凉专署办公室副主任。离休后,于1984年应聘为平凉行署地方志办公室顾问。 

  本稿摘自刘建国先生主编的安口窑艺术乡建社整理编辑,图片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