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亭文史

明代弘治己未进士、吏部给事中张维新家训

发布时间:2021-10-20 17:37 责任编辑: 来源:

   作者   王建刚  郑颖祥

  张维新,出生于明朝中期华亭市上关镇,是明朝弘治十二年(公元1499年)己未进士,而后任吏科给事中职务,于弘治十五年(公元1503年)题写了家训遗言,后人在道光十六年(公元1837年)重录手稿存世至今收藏于华亭市档案馆,清末华亭举人幸邦隆在民国时期主编的《增修华亭县志》收录了张维新家训遗稿。为传承弘扬传统文化,现将该家训校录如下。 

  皇明赐进士出身吏科给事中始祖张公家训: 

  世之人,无论富贵穷通,莫不知爱子孙,爱子孙则必为之计长久,计长久则必遗之善言,使世世遵其遗训,以垂于不朽,则所启后人者周矣,今将家规模开列于后。 

  第一则 敦孝弟以明伦理。孝弟为人生第一事,人弗孝弟,则其余俱无足称矣。故先之以孝顺父母,衣食必欲保暖,寝处必欲安乐,而且婉容愉色,以奉之不可稍有乖忤,以致父母不悦;至于兄长先我而生,其序不可紊乱,则尊敬之道,宜讲即如一坐也,必兄居上,而我居侧,一行也,必兄在先,而我在后,饮食必让,言语必逊,斯弟道行,而孝道愈敦,庶无愧于子弟之职矣。夫能为孝子悌,弟则事君必患,交友必信,夫妇之别亦本于此,斯伦纪纲常不已,各得其正哉。 

  第二则 积阴德以裕后昆。古人云:积财于子孙,而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于子孙,而子孙未必能读,不若积阴德于子孙,使天眷顾之,以为长久之计,斯真要言也。夫所谓阴德者,不过时行方便,利物利人而已。凡起一念,行一事必思有利于人物否?有害于人物否?利于人物者,即随时随事而行,害于人物者,即于初念之起而禁止之,由是由一念一事之善积而至于念念事事皆善,则天地祖宗必莫佑矣。所谓为善必昌,积善有庆,将世世行之勿替,斯能享厚福于无穷矣,子孙安有不昌大哉? 

  第三则 严内外以肃家法。 易曰:男正位乎外,女正位乎内,以是知居家之道,第一要内外严肃也,凡男子自十岁以上即不可擅入内室,女子自十岁以上即不得擅出闺门,而言语受授必立之防维使无敢戏豫焉,至于家童仆夫,非奉主人之命,非奉主人之命,不许见亲到宅门,通其声气,若在外,妇人非系内亲,如三姑六婆之类,俱不容出入,往来必严以绝之。倘或房屋墙垣缺坏处,急宜严察补葺勿宽容而怠缓,又宜置一仓房,以收五谷粮食,置一库房,以收油、盐、酱、菜,家主执掌锁錀,庶免家人偷盗,如是门风不坏,家事整肃,斯惩处家尽善之道也。 

  第四则 崇祀典以报本源。家国一理,国之大事,首重祀典,居家者何独不然。夫木有本,而后枝叶茂盛,水有源,而后派流洋溢,人不知祖宗之祭祀宜诚,猶木之不培其本,水之既竭其源,而欲其后嗣隆昌难矣。故四时之祭,必卜其吉日,而荐其时食,如祖考之临其上,而在其傍,诚敬之中,又存凄怆之意,如是而世世相继,勿坠其典,则本源既厚,而枝叶有发荣滋长之势,派流皆脉络贯注之形,可不念兹而在兹。 

  第五则  慎交友以端行宜。居必则邻交必择友,其关于人品学术者深矣,而等立志读书,必交直谅多闻之友,直者言人之过失而不讳,吾交之而得闻其过以速该,谅者诚一无为,吾交之而得进于诚,而无诈。多闻者义理广博学业宏通,吾交之而朝考夕稽,日进于明违而不惑,由是人品学术不觉其人与正大光明之域矣。至于为业、为商,亦必交其有益于己,无损于己者,相观而摩,则事业与品行皆归于端,方不苟之中,其为人也,庶几无愧矣。 

  第六则 重稼穑以足食用。诗云:稼穑为宝,代食为好,以是知务农,重栗人之本业,而商贾奇赢,皆其末焉者也。故贸易之事,虽不可废,要必以农事为重焉。春耕夏耘,秋收冬藏,俱不可失其时,勿以偶逢凶年,而自弃其播种之务,勿慕货殖多利,而遂该其亩亩之勤,如是则一岁丰盈,可积有余以备来年,即不幸而遇水旱凶荒之时,亦可恃其有备而无患,则食用所出自有源流,不匮者,何莫非种稼穑之明效也。 

  第七则 教子弟以荷先业。先人之基业,其授之我者,将来必归于子弟,是今日之子弟,即后日先业之废兴所攸关也。近来习俗不古,有幼予馋能言语,父母即诱之,骂人以为嬉笑者,有少壮之时,父母溺爱纵其淫荡,而以为活泼者,殊不知习惯骂人,后来必为凶徒,出言取祸,暂很伤人,败名丧身,必由于此,纵恣淫荡,必至以纷华荡产,赌博倾家,举先人之基业而弃之。如遗贵者流于至贱,富者至于亦贫,是虽子弟之罪,亦父兄之失教使然也。尔等抚诸子弟,当深念先人创业之辛苦,当子弟十岁至二十岁之时,勤于训迪,严于督责,聪慧者教之以读书,愚鲁者使之务农,俾子弟幼循规矩,长能成立,则先业所赖以不坠弃有对祖宗而报愧者乎。 

  第八则  辩妇言以杜谗匿。书曰:牝鸡司晨,惟家之萦蓋言,妇入馋匿,最足以败坏家道也。夫兄弟同胞,未有不相亲爱者,自娶妇入门,异性之人,娶于一家,岂能同心同德者少矣。各进谗言,以惑其男子,枕上之语,最易入耳,又况浸灌滋润,使聪者不觉其入而信之深,由是兄弟,各怀异心,必至分居,如一个混全之物破而碎之,纷纷损坏,岂能更一物乎?尔等于妇人之言,必察其是非,审其邪正,如其非礼而为邪说,必深恶而痛绝之,则馋谤不行,骨肉得全,则家道有盛而无衰矣。 

  第九则  尚节俭以惜勤劳。自古成家之人,必由于勤俭,败家之子,必尚夫奢华。每见世之人,祖宗受许多辛苦,积成产业虽取用不竭,生产日多,尤必百方俭省,唯恐耗费太过,一旦消亡子孙不免饥寒,困苦及至,后代不知俭为美德,务以豪华为贵,见人饮食丰美,而喜悦其口,见人衣服显明,而慕其适体,且见燕饗宾客,而称酒肴之芬芳,器具之雕饰,殊不知我之家业,不敌乎人之家业,奢华太甚,日耗其财,必至消磨于无有。他日冻馁相迫,求为贫者之子孙,而亦不可得,尔等以勤俭二字为法冠,婚丧祭使有定费,宁使人笑其鄙陋,万不可自矜浮华,则惜祖宗往日之勤劳,即留子孙将来之福泽,而孝慈兼全,永垂为家法矣。 

  第十则  推爱敬以睦亲邻。亲戚邻里,皆与我最切近者也,故爱敬之道宜讲焉,夫由一本九族论之,皆祖宗一源,而分为流派,当念祖宗所亲,而体恤之,更当思祖宗所重而恭逊之。而凡为姑舅,为婚姻以及同乡共井水之辈,俱不可视为路人,如我富他贫,不可吝惜钱财,不相周济,我贵彼贱,不可倚着势力欺压平人,有喜庆则相贺,有患难则相助,斯真仁孝之推及,可以继述前人,即可以感格上帝,而福禄来降,岂有穷乎?嗟乎,日用琐琐,非言可尽千百万言,不如囊哲之一语,每逢朔望,把文公家礼朗诵一番,则知治家无有不到处,再把我这遗言朗诵一番,使大小童孙序立静听,以便遵行可也,尚有不规子孙有坏家风,上陈吾笏张此手泽,为家长者,依法严治就如我在一般,谁敢不服听用家我谋,庶无罪悔,敬慎尔德,家道日昌。 

  弘治十五年二月朔一日遗言 

    

   

  道光十六年(公元1837年)重录张维新家训  图片 

  关于张维新本人的历史记载,我们怀着敬慕古人、挖掘乡贤文化的心境,走访了张维新的后人。据介绍,他们张氏家族是一个大家族,听祖辈说,在当时华亭县城的皇甫山的尖山四周、现在的上关街道都有张家的地,在他们居住的后面,有他们张氏家族的祠堂,祖辈们遗留下的书籍、实物、文字记载等,在文革期间损毁烧掉了,现在基本上没什么可见了。 

   

  赵时春编撰的《平凉府志》卷十一《华亭县志》记载图片 

  通过查阅历史资料,在《明清进士题名碑录》记载:“张維新,弘治十二年己未科,第三甲二百二名 ” 。在明代弘治十二年通过科举制度考取功名的进士。在明代·嘉靖年间赵时春编撰的《陕西平凉府志》卷十一《华亭县志·人物》一书中,收录有“张维新 字崇德,化平人。弘治戊午科举人,己未进士,授吏科都给事中。今有司谏坊二...”的记录。可见,出生于华亭张维新是明朝弘治十二年通过科举考取的唯一进士,与《新编华亭县志》记载相吻合。张维新所处的明·弘治年间(公元1487年至1505年明朝第九位皇帝明孝宗朱佑樘年号)与赵时春(公元1509年--1568年)所处的·嘉靖(公元1521年至1567年明朝第十一位皇帝明世宗朱厚熜年号)时代相近,张维新为弘治十一年(公元1498年)戊午科举人,弘治十二年(公元1499年)己未科进士,时任“授吏科都给事中”,也许因赵时春编著《华亭县志》时,本人还健在,所以当时的《华亭县志》对张维新生卒年月、家族状况及功名事迹没有作详细赘录吧! 

  记载的华亭县东西当时建有“司谏坊二”已无踪迹可考,关于张维新授吏科都给事中官位情况,明初设置吏、礼、户、工、兵、刑六科,“给事中”是六科言官的官职,属于科道言官一种,具有监察六部的权利。据《明史官职三》中记载:“六科,掌侍从、规谏、补阙、拾遗、稽察六部百司之事。凡制敕宣行,大事覆奏,小事署而颁之;有失,封还执奏。凡内外所上章疏下,分类抄出,参署付部,驳正其违误。”可以看出,六科的主要职权是封驳奏章、注销卷宗、谏诤皇帝、弹劾官员、参议政事等权力!加之明朝“六科”官署设在皇宫内,作为最高官吏只有七品的六科给事中,却是由皇帝直接考察任用,虽无宰相之职,却有一定的宰相之权。可见,“授吏科都给事中”官位虽然不高,没有管理领导的职权,但凡事都是直接向皇帝负责的,所以做到“给事中”,就有更多的机会结交权贵,只要有能力,是一条飞黄腾达的好途径! 

  家训家规是治家教子、立身处世的重要载体,是由家族有威望的长辈对晚辈立下要遵守和处罚的的戒律。作为进士的张维新立下张氏家族的家训,训诫教化家族成员几百年,影响了华亭上关的张氏家族的几十代人。从张维新的家训及好多实例看出,古代人通过家训形式改善家风,传播家庭文明,代代相传,在家庭、家风、传统美德教育中具有重要的作用。 

  但随着科技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人的思想观念和教育方式趋于多元化,时下,对孩子过度的溺爱和教育的缺失,社会上诸如“攀比骄奢”“啃老拼爹”等现象屡见不鲜。不论时代和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最基本的伦理道德、家庭家风、子女教育的传统文化古今是一脉相承,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天下之本在家”。因此,无论从中华民族流传下来家训这一家庭教育形式,还是从家训所承载的内容,在转变家风、继承弘扬优良传统绽放着灼灼生机。明代弘治年间己未科进士张维新撰写的这则家训距今已有518年的历史了,虽然有封建礼教之糟粕,但其教导后人孝敬父母、积德行善、明辨是非、教育子弟、勤俭持家、勤力稼穑、友善待人的家训正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和集体精神价值及人格的体现,也是华亭文化遗产中一朵绚丽的奇葩。特别是“重稼穑以足食用。......春耕夏耘,秋收冬藏,俱不可失其时,勿以偶逢凶年,而自弃其播种之务,勿慕货殖多利,而遂该其亩亩之勤,如是则一岁丰盈,可积有余以备来年,即不幸而遇水旱凶荒之时,亦可恃其有备而无患,则食用所出自有源流,不匮者,何莫非种稼穑之明效也。”的农本思想,在大片粮田荒芜或非农化的“粮食安全”危机有可能重现的时代,更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故将《明代弘治己未科吏部给事中张维新家训》重新整理校录于世人见面,以飨读者! 

  作者:王建刚,华亭市统计调查队队长; 

      郑颖祥,华亭市政协文化文史资料与学习委员会主任